负收益率的债券是如何令投资者感到挫败的?

自负利率债券市场的狂热程度在8月份达到极致后,债券市场遭遇血洗、价格大幅下跌,负收益率债券的总规模缩水了5万亿美元,相当于缩水了3成,尽管在此期间美联储降息了。

上周五,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升至1.94%。该收益率水平仍很低,低于以美国消费物价指数的核心值2.4%所代表的通胀率,但仍比8月末时的最低点高了近50个基点。在此期间联储两次降息的幅度合计为50个基点,美国短期国债收益率的跌幅几乎也这么多:

1个月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如今已经降至1.56%,而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升至1.94%,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形态出现陡峭化,目前已不再倒挂。

尽管主要几家央行近期在行动上或至少是口头上倾向于降息和量化宽松立场,但美国国债不是长期限债券的收益率唯一出现上升的市场。尽管全球大部分债券市场长期陷入长期限债券的收益率水平超低或短期债券的收益率水平为负的窘境,但近期很多国家的长期限债券的收益率均出现上升。

债券收益率上升意味着债券价格的下跌,当前债券市场上发生的情况被称为"一场血洗"。可能有点夸大其词,描绘的是债券市场真正遭遇血洗时有可能是什么样的。

但对于在负收益率水平时买入长期限债券的投资者来说,当这些长期限债券遭遇价格大跌时感觉可就相当不爽了,而他们眼下正面临这样的境况。

在欧洲央行于9月份将存款利率降至更深的负值区间后,欧元区各国长期国债的收益率水平普遍出现上扬:

上周五,10年期德国国债的收益率升至-0.26%,与8月末的最低点相比升了差不多50个基点,20年期德国国债的收益率转正为0.03%,并推动30年期德国国债的收益率在正值区域进一步上升。

30年期德国国债因德国政府在8月21日试图以-0.11%的负利率对外发行而"名声大噪",当日发行的30年期德国国债的票息为0%,因此在30年的存续期间内没有票息现金流,发行价比面值还高,这样才会令债券的到期收益率成为-0.11%。

1 2 下一页